佛缘网
佛缘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哼哈一如说/ 文章正文

移民--蚊子

导读:移民--蚊子...

  移民--蚊子

\

  我们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聊天。

  保守说:‘唉~现在觅食很困难,而且到处是陷阱跟毒药。想要搬家,又觉得外面世界不熟悉,万一闯出去踫到坏人怎么办?’炫耀说:‘唉呀!您死脑筋啦!外面的世界可好多了,您不知道呀!我最近移民到另一个地方,处处都有食物,又鲜又嫩,您看我这不是又胖了不少呢!攀绿也说:‘说得也是呀!我最近也移民到一片苍郁的森林,有吃不完的美食,每天又有轻风拂身,您们看,最近我都是绅士打扮呢?’

  一直沉默在旁边的知足终于开口说话:‘保守不知进,饥饿随时临;炫耀移民虽然好,热汤侍候命难保;攀缘常处边缘界,爪子毒汁少不了;唯有常知足,进退皆得宜,时时以智观因缘,随处饱满随处好。’炫耀不满的说:‘就属您会吹牛!什么热汤不热汤的。’不服气的攀绿也说:‘您怎的咀咒人?看我打你!保守赶紧制止,‘哎呀!您们静一静。知足老前辈这么说,必然是有他的道理。不然,前阵子不是有很多人移民了?我经常是看到他们一、两次以后,就从不见了呢?’‘嗯!说得也是。那就请知足前辈说说看,让我们长长见识。’

  知足就蹲好架势,姿态优美的说:‘各位年轻人,其实以前我的名字叫做“爱出风头”,经过几次吓破胆的风险,才改为现在的名字“知足”。我年轻时,很爱冒险。有一次,与一群朋友,移民到一个新的城市。看那里的朋友,都长得油亮亮,于是羡慕的很,准备大展身手。好好美食一顿,就在当天晚上。我们毫无顾忌大饱一餐后,我因喜欢探险,就跳高到蚊帐上面,仔细的观察,我们的食物,及我那些饭饱昏睡的朋友。突然发现食物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句‘我受够你们了!’他便走出去,经过一顿饭的时间,仍然怒气冲冲的端了一盆冒烟的东西回来,把我们整个城镇提起来,往盆子一丢,于是过了不久。所有的朋友,在睡梦中死亡。尸体也浮了上来。我吓坏了,心想“肥肉可不好吃。”

  我又移民到会动的丛林,当然,也很饱食,不过有一次,吃饱正在剔牙时,刷的一声,一只爪子抓断了我一条腿。我吓死了,赶紧逃开。当我喘息哺定,身上疼痛,尚未停止,人类己经倒了很多药,在他的宝贝猫身上,无疑的,我那些朋友,一个个从丛林落了下来。猛然听到“这些臭虫真讨厌,到处咬人血,又处处充满这世间。”。

  唉~自此以后,我知足多了,断了一条腿,学了一生警惕的经验。’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