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网
佛缘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正慈法师/ 文章正文

青山溪长古道场 都市宗风续佛传

导读:(随中佛协代表团赴韩参加第八次韩中日佛教友好交流釜山大会和随喜团参访韩国各大宗团寺院见闻录)2005年10月23日晚上,中佛协在北京展览馆宾馆,召开第八次中日韩佛教友好交流釜山大会组团会议。会上一诚会长和圣辉副会长分别作了重要讲话,清远法师代表国际部普正法师,就一些具体事宜,作了明确的安排。24日凌晨出发前往首都机场,一百多人的代表团浩浩荡荡。8:10我们乘着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29)航班,从...

  (随中佛协代表团赴韩参加第八次韩中日佛教友好交流釜山大会和随喜团参访韩国各大宗团寺院见闻录)

  2005年10月23日晚上,中佛协在北京展览馆宾馆,召开第八次中日韩佛教友好交流釜山大会组团会议。会上一诚会长和圣辉副会长分别作了重要讲话,清远法师代表国际部普正法师,就一些具体事宜,作了明确的安排。24日凌晨出发前往首都机场,一百多人的代表团浩浩荡荡。8:10我们乘着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29)航班,从北京出发。飞机于11:30抵达韩国釜山机场,下榻于乐天大饭店。下午2:00随喜团成员观光水族馆,我们代表团一行参加中日韩佛教友好交流委员会会议。晚上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会长举行欢迎晚宴,中日韩三国约有三百余人参加了宴会。

  学术交流

  25日上午8:30从乐天饭店出发,前往金井山梵鱼寺参加中日韩三国佛教具有黄金纽带作用的世界和平祈愿法会。梵鱼寺的山路两边,悬挂着一个“禅”字的广告路标指引着我们。山中的清新空气比大巴上好多了,拾级而上,寺路两旁信众居士,穿着韩国民族服装,合掌鞠躬欢迎我们一行。目睹古老的殿宇建筑,脚踏青石台阶,还有看不够的红叶秋景,苍山古道,使人总是浮想联翩。釜山市长代表市政府前来为大会祝贺。

  梵鱼寺是大约1300多年前,新罗文武十八年(678年),义湘大师为了击退倭寇所创建的寺庙,是海东华严十刹之一,在兴德王的时候,重建完成。义湘大师希望以佛教信仰力量抵御倭寇的侵略,而国家也希望利用寺庙的武力,保卫国家。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所建立的梵鱼寺,可以说是韩国典型的佛教护国的见证。

  梵鱼寺是大韩佛教曹溪宗第十四教区的本寺,也是韩国佛教禅刹的大本山。从新罗时代以后,梵鱼寺就和韩国历史紧密相连,即使在现代社会,也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尤其在主导佛教净化运动上,处于领导地位,将佛教禅思想的脉络,整理得极为明确清晰。

\

  14:30举行国际学术讲演会,圣辉大和尚代表中国佛协作题为《把佛陀慈悲和智慧的思想洒向人间》的演讲,另外三位中国法师也发了言。中国代表在会上交流的文章还有:中国佛学院教务长向学法师的《论佛教对中国哲学的影响与贡献》、我的《发无量心行菩萨道充分体现佛教在当今社会的新使命》、四川省文殊院方丈宗性法师的《净化心灵化解危机——人类走向光明之路》;韩国佛教代表文章内容,偏重于生命工程等比较前卫的思想。如把复制生命理解为化生的说法,十分新颖;把基因说理解成《弥勒菩萨上生经》经文上所描绘出来的生命长寿的一种生命现象等。但是有些观点我是不能赞同的,如对人类未来无可挽救的一些悲观的论述等。日本佛教界只上交大会两篇交流文章,一是有关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问题,无论他们站在何种角度来解释,我都不能苟同其观点和看法。因为只有正确地面对历史,日本人才能真正取信于邻国;另外一文是关于圣德太子支持佛教带来日本社会稳定繁荣的观点,可以说是为日本佛教指明了去向和目标。日本佛教界只有站在支持佛教为亚州的整体繁荣去努力的角度,才能迎来日本佛教新的生机。否则,日本佛教不可能有大的发展,也不可能为亚洲人民所真正尊重和理解。历次交流中,中韩表现出明显的亲和力,日本佛教应该以更大的胸怀、气度来接纳其它国家的支持和帮助,以他之长,补己之短。

  参访釜山云门寺尼众道场

  26日,小雨天气。云门寺在山里头,一路上,道路弯弯曲曲,满目秋色醉人。尤其是在雨后的天空里,缕缕的云雾,清凉的空气,满山的红叶,置身于红黄两种颜色中,让人享受着浓浓韩国式的秋天气息。车子行驶在群山溪涧边,这里的山水和植被真让人喜爱。欣赏、感受着这异国的秋天,加之有雨水的滋养,使我对其萌生出一种特殊的情感,前两天的秋燥情绪一扫而光了。今天的车队有12台大巴,共计有300多人。云门寺现有260名女众学生,其中不包括常住人员。这是一座具有1400多年历史的名刹,四周环山,号称虎踞山。用中国人的思维来理解,这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这里太美了,云雾、青山、古树,深山古刹,山僧田园。这是一座极具历史传统和有特色的寺院,清净的生活,庄严的道场,出家人安祥的举止,都无不透露出超凡脱俗超然物外的僧人形象。

  汉城时间10:00左右离开了美丽、幽静、庄严的虎踞山云门寺女众道场,返程前往曹溪宗号称为韩国佛教三宝寺之一的通度寺(代表法宝的寺庙)。车子到达已是13:00左右。这里山不甚高,水不甚深,弯弯的道路,潺潺的溪流,裸露的石块,一座座青石拱桥,山秀林深。韩国大丛林的山脉、山林植被、古树古刹、古桥清流,无不突出人与自然、人与环境的协调和谐。韩国的寺院内干干净净,不见垃圾,给我的感觉是地貌与建筑物、人与自然环境都显得是这样的有条有理,整整齐齐。山水树木,干净得都像是经过梳理一般,足见韩国寺院僧众在管理上的力度,以及僧人对周围山水的爱护之情,体现出韩国这个民族的勤劳和对环境的保护意识。通度寺山门上方有“灵鹫道场”四个苍劲雄浑的书法大字。实木山门虽不高大,却显得十分的沉稳。匾联书法手迹,都是出自于韩国高僧,看后令人无限欢喜,赞叹不绝于口。这些中国文字艺术,在大韩佛教寺院中得到了生动体现,可见中国文化对于韩国佛教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

  天下着毛毛雨,稍有点冷。但是对于通度寺的向往,一直吸引着我这个中国僧人。1997年我第一次随中佛协修行体验团来过代表僧宝的松山寺。现在回忆起来,对于松山寺的山山水水、殿宇僧团、佛教文物、坐禅礼佛、座谈交流、生活体验印象深刻。我对韩国佛教界在古老寺院建设中,修旧如旧的做法,十分赞赏。值得一提的是,韩国佛教界僧侣老、中、青年的个人修养和整体素质、丛林管理、接人待物,都显得落落大方,动止安祥,彬彬有礼。我留意到,他们在交流座谈的时候,特别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礼。今日有幸前来通度寺,内心感到十分的兴奋和感动。我准备着,提醒自己,在心中要求自己,多看一些有关通度寺的韩国佛教文化内涵。可以这样说,这样规模的寺院、历史文化、地貌环境、僧才素质,实不多见。回过头再来看中国的寺院丛林,真有些不如啊!

  下午16:00左右抵达庆州这座韩国千年古都,夜宿庆州现代饭店。

  参拜世界文化遗产石窟庵佛国寺

  27日,大雾天气。早上醒来拉开窗帘只见少许阳光照射在窗台之上,不见地面。厚厚的一层雾气,如云海一样笼罩着这座千年古都,使它显得更加神秘。我住在现代宾馆的八楼,远远看去,好美的景象,在浓雾中仅露出山顶和若隐若现的建筑群。

  曹溪宗教育院院长专程从汉城赶往庆州来接待我们一行代表团。他说,中韩已有5次修行交流的愉快经历,每次的活动都是由他安排的。佛国寺的社会局长说:“欢迎大家来佛国寺参观,我们昨晚作了充分的准备,来迎接大家”。然后互赠礼品。10:30到另一世界文化遗产地石窟庵,主要是参观一尊石佛,这也是金大成为纪念他的前世父母而修建起来的寺院。寺院并不大,但是交通停车十分便利。我们有8人代表全团前去亲近参拜大佛,这样近距离的在佛前,感受着佛陀的慈悲恩泽。因为佛窟里面是恒温的,一般不准有人进去,这样更使人们产生无限的尊敬。这是一座有千年历史的古刹,古塔、殿堂在古老的苍松茂林中,无声地守卫着佛教的庄严,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14:10去看演出,先参观法藏寺一个女众小道场。这是一片具有生机的山丘陵包,与少陵苑面对面,有如西夏王陵。十分有特色。不同的是,西夏王陵面对着大山,苍茫大地会使人产生无尽的思考和对历史的沉思。随后又去庆州的中央国宝博物馆,庆州对古文化的保护措施,以及对这座千年古都在建设风格上都有严格的规划,不见高层建筑,除了几家有特色的星级宾馆,一般都是以古建筑平房为主。山林植被十分完好,环境、交通十分便捷。最为突出的如佛国寺、石佛庵等一大批佛教寺院的保护,看后使人赞叹不已,景仰不止,值得我们学习。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丝毫不比中国四大名山差!

  参访庆州伽耶山海印寺

  28日,我们参访了庆州伽耶山海印寺。

  伽耶山海印寺是为了扩充和宣扬新罗时代华严宗的精神基础而修建的华严十刹之一,是于新罗40代皇帝哀庄王三年(公元802年)创建的,与古刹通度寺、僧宝寺、松广寺齐名为法宝寺刹。海印寺是韩国华严宗的根本道场,并且是收藏并保存高丽民族文化遗产八万大藏经的寺刹。现在的海印寺拥有30多座大小不一的建筑物,2000多名僧人在这里专心致志地修行。它是全国最大的综合修道道场丛林,作为大韩佛教曹溪宗第12教区,拥有16个庵堂和130多处古寺。

  海印寺真正在深山里面,深山古寺,古树古风,佛教文化起之于中国发展在韩国。相比起来,中国佛教有许多地方已经落伍了,要创一流的丛林,一流的管理,一流的人才队伍,一流的弘法方式,中国佛教的确有些力不从心,自叹不如矣!       无边落木萧萧下,满秋叶随风舞。世事的无常变化,人生的起起落落令人感叹。只有佛教的随缘,才能使心中稍有一些安闲的归宿感!昨晚通知今天要变天,谁知今天却天气晴朗,谁又能说明白。

  下午16:30在小白山救仁寺,天台宗大本山总务院的法师介绍,中佛协原会长赵老生前来过三次。总院务文得法师介绍天台宗是中国天台山天台宗,于中国宋代传入韩国的情况,1746年重兴救仁寺,建前先到中国考察后才重建的,当时只是一小茅蓬,现在已有200万信徒,殿堂有50余所,下院有16所,有一所政府立案的大学(幼儿园,老年残疾人等社会福利事业)。清远法师说,这是他第三次来到救仁寺。巡礼团一行90多人参观救仁寺寺院,高高的山上,依山势而建的建筑物,雕梁画栋,富丽华贵,古色古香。这里1945年开始重建,历经50多年的恢复,规模宏大有王者气势。虽是新建,但古香古朴既体现传统寺院特色,又不乏现代气息。浓浓的佛教氛围,厚厚的佛教文化气息,吸引着我的眼球,牵动着我的思绪,为之感动。

  峰顶高耸的大祖师殿,金碧辉煌的仿古建筑群,在夕照群峰之上,彰显出韩国佛教界和韩国祖师的佛教风采,让我们领略到了韩国寺庙建筑和大自然和谐与共的秀美壮丽。这里不仅仅是为韩国佛教徒所独有,也是可以为世界佛教界共享的圣地。它彰显出佛教的现代形象,也证明了佛教是一个充满着创造性的时代宗教。佛陀思想的光芒,佛教伟大的思想教义,总是赋予人们对人生的美好向往,促进人与大自然的和谐。韩国佛教界还在为之努力。

  据韩导李小姐介绍:基督教在韩国采用西方强输式模式在传教,韩国佛教则有些安于现状。这种以曹溪宗为代表的山林传统禅坐修行为主的禅式弘法传戒方式,明显过于保守。已经让基督教善巧灵活的传教方法占领了成片的宗教阵地,对韩国佛教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佛教界也已经意识到,佛教的随缘弘法和包容的观念已面临新的考验,是韩国佛教发展中的一个新课题。基督教带有强式传教的作法不仅出现在城区,也渗透到中国北方的延边地区。不过现在韩国佛教的基础很好,韩国民众对基督教的这种作法也有想法。关键是佛教界要从保守的劣势中走出来,以更加灵活有效的作法,来赢得民众对佛教的支持,以及在信仰上的心灵依靠。如取消门票、接近信众,为方便信徒参与宗教生活创造更为便利的条件等。

  参观韩国曹溪宗总务院和真觉宗统理院

  28日上午参观韩国民俗村。下午前往曹溪宗总务院,我这是第二次来到这里。记得1997年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出家法师刷卡进入总务院办理工作事务。今日所见,原来的办公大楼,现在改成了全是玻璃幕墙的钢结构办公新大楼。正巧这一天我们赶上曹溪宗总务院长往生七七之日,新的总务院长还没有产生。我们一行在韩国法师的陪同下,进入这座全新的办公大楼参观,我感觉到这完全是代表了韩国佛教融入韩国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与时俱进的一个标志。在这座繁华的都市中,既保存有古老的殿宇,又包容了现代化的新建筑物,这种古今相融、相存的形式,既是尊重过去,又有新的创造。这种新生事物,总能使人振奋和感概!随后前往真觉宗统理院,这个宗派以念“六字大明咒”为主,既不供奉佛菩萨,也不现出家比丘之相。在这里既感受不到佛教的氛围,又找不到出家人的感觉。说是道场,又觉得太冷静,这就是韩国的真觉宗。不过在韩国的宗派很多,真觉宗就是新兴宗派的一个代表。从他们这里我们了解到,他们的信徒也不少,慈善事业这一块做得也不错。当然他们都是以佛教的形式出现,这就是韩国佛教的特色!

  参观太古宗奉元寺

  这是属于曹溪宗分支出来的一个派别,他们既是出家人,但是又有妻室,因此在曹溪宗里面,他们的地位不是很高。曹溪宗相当于中国的禅宗,只是名称不同而已。曹溪宗也是韩国佛教中影响最大,最具实力的一个宗派。在参访的过程中,我们切实感受到,曹溪宗在韩国整个社会的重要地位。曹溪宗的出家法师们,可以这样讲,他们的行持和他们的修养,是韩国四众弟子心中的精神归依处。我们所看到的曹溪宗寺院,可以说是人间的净土,人们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佛教带给韩国民众的快乐。大韩民族在佛教寺庙当中,感受着韩国民族文化的精神。同时也可见,韩国佛教对韩国民众的影响力和重要性。据我们了解,韩国佛教宗派主要分有曹溪宗、天台宗、观音宗、太古宗、真觉宗等为代表的宗团佛教。以曹溪宗和天台宗影响最大。

  韩国佛教也存在着发展信徒方面的问题。基督教在韩国这些年发展很快,我们在釜山市随处可见教堂的标志。它们主要分布于都市,地方不大,但是便于人们过宗教生活,交通便利,便于信众沟通。佛教则不同,大都在离城区较远的山上,环境很好,但是信众来往不是很方便。因此,佛教界包括中国,不能一味的在建庙的问题上求大,讲气派,有规模。同时应兼顾到信众的便利,佛教界应及时调整思路,不然会影响到佛教将来的发展。我们感受到韩国佛教在思想上还是处于保守状态,主动性不够,缺乏灵活的机制。尤其在城区的佛教发展上,力度不够。可以看出,韩国佛教一下子很难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另一方面,韩国的寺庙环境和韩国的出家僧众素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的寺庙,可以说是人们“心灵归宿的田园,隐士向往的故乡”。韩国人对中国很友好,中国这些年与韩国的关系越来越好。韩国人说起来很羡慕中国人,认为中国是56个民族一个国家,韩国是一个民族两个国家。不过中韩佛教的友谊是兄弟般的关系,韩国佛教法师称是一佛众弟子的情谊。在中韩佛教界的共同努力下,佛教将会迎来新的发展。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