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时

"

五时是佛教的术语,分为:华严时、阿含时(鹿苑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盘时,也是判定释尊一生之说法为五个阶段,又称五时教。

五时——佛陀从成道至涅槃所说之法

五时——佛陀从成道至涅槃所说之法

什么是五时八教

佛教中的每句经文都是经典,都有一定深意。其实除了经文外,佛教中的五时八教影响力也是很深的,有不少修行之人都在了解五时八教的意思。但什么是五时八教呢?解析来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吧!

什么是五时八教

五时八教是第一个中国佛教宗派天台宗的判教理论。所谓判教,是“教相判释”的略称。《法华玄义》中说:“教者,圣人被下之言也;相者,分别同异也”,就是说对佛陀所说的各种教法予以分别与评判,判定其不同的意义与地位。判教思潮发端于印度佛教部派分裂之时,在中国佛教发展中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是宗派得以形成的基本条件之一。南北朝时期,随着大量佛典的传人,为调和大小、空有之争并作出于已有利的安排,各学派也纷纷建立起自己的判教体系。如,刘宋时道场寺慧观受当时顿渐之争的启发,依据《大般涅盘经》牛乳五味说,首先建立了“二教五时”的判教体系。到了智顗时代,当时有影响的判教,已有“南三北七”十家之多。南方盛行三种教相的判释:一顿(华严)、二渐(般若)、三不定(胜鬘、金光明等),诸家区别仅在于对渐教的判释有异,于中或开为三时,或开为四时,或开为五时。北方七家则较为复杂,并没有像“南三”那样有一个大致统一的构架。天台智顗五时八教的判教体系就是对上述各家作的批判整合。

“五时”之说,一般以《涅盘经》的牛乳五味喻为依据。《涅盘经·圣行品》以牛乳制作过程中依次形成的五种味道——乳、酪、生酥、熟酥、醍醐为比喻,与各种佛经相配,认为从牛出乳,譬如佛陀在成道后十二年内所说的三藏有相教;从乳出酪,譬如其后所说的《般若》无相教;从酪出生酥,譬如《维摩》、《思益》等褒扬大乘、贬抑小乘的褒贬抑扬教;从生酥出熟酥,譬如会三归一的《法华》同归教;从熟酥出醍醐,譬如明法身常住的《涅盘》常住教。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是南方的成实师。智顗对这种以五味譬五时的观点提出了责难,认为这种约佛陀一代时教的次第高下,仅于渐教中作五时分判是不确切的,并不符合经文的原意。

智顗认为,《涅盘经》的“五味”首先是从根性上来说明的。因众生有信解行证的差别,故而佛陀开示种种方便说教,其目的都是为了使修行者转凡成圣。比如,以《华严》为乳,以三藏为酪,是因为说《华严》时,于凡夫无益,其见思惑未转。而说三藏时,却反而能断其见思,不能因为于小机有益,就认为三藏高于《华严》,这里没有次第高下之别,只是约逗机而言。而从根本上说,五味都能获得醍醐、见得佛性,如《涅盘经》所言,置毒乳中,乃至醍醐,遍五味中,悉能杀人,这显然是与《法华》会三归一的思想相一致的。智顗在约根性说明“五味”义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五时”教说,其主要根据是晋译《华严经·性起品》的“日出”喻。该经卷三十四云:“譬如日出,先照诸大王山,次照一切大山,次照金刚宝山,然后普照一切大地。”此喻表明,释尊一代时教,可依说法的先后次第,分为以下五个时期。

什么是五时八教

第一华严时,谓释迦成道之初,首先为慧根菩萨说《华严》圆顿之教,令速悟人,如日出先照高山。第二鹿苑时,谓佛为根机较浅不堪领受《华严》大法的初学者,于鹿野苑等地,讲说小乘四《阿含》,宣说苦、集、灭、道四谛之理。第三方等时,谓对已有小乘基础者,佛陀进而为说大乘《方等》类经典,令其耻小慕大。第四般若时,谓佛陀为明诸法皆空、显中道实相之理而广说《般若》类经典,此有通别之分,通即共般若,为三乘共学,别即不共般若,为菩萨独进。以上三时,从说法形式看,俱为渐教。第五法华、涅盘时,此为佛陀最后的说法,直明一佛乘真实之教,从说法形式看,属于非顿非渐教。其中《法华》开权显实,会三归一,方便引导十界众生归于究竟佛乘,大智之人如舍利弗等禀此即可受记见性。

智顗判教的理论基础是他的教观一致论。他以顿、渐、不定三种教相来归纳诸经教义,并认为此三教各可约教门与观门而分别作二解。就教门而言,第一是顿教,智顗并不仅仅把《华严》归属该门,在他看来,如《维摩》、《大品》、《涅盘》等大乘经中显示该教相的内容也都归属该门,换言之,他是纯粹以教相来做分判的,而不仅仅机械地作教部的归类,如南方诸家所作的那样,简单地把某经置于某一部类。第二是渐教,指上述《涅盘经》所说的“五味”次第。第三是不定教,即不为顿、渐二门所摄的教门,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约根性的不同,于五味之中,能处处得见佛性,并不一定要按照五味的先后次第。智顗有时也把不定分为显露不定与秘密不定,但他主要是以显教来做判释的,秘密不定可直言为密教,基本不在他考察的范围之内。就观门而言,三种教相正好与智顗所传的三种止观,即圆顿止观、渐次止观与不定止观相配合,从而构成了他的教观一致论。

“八教”之说,是智顗弟子灌顶在智顗三种教相与四教义基础上所作的总结。灌顶开始持“化仪四教”的说法,并与“化法四教”相结合而构成所谓的“八教”。所谓“化仪”,乃“化之仪式,譬如药方”之义,也是根据佛陀化导众生的方式而作的分判。化仪四教是对三种教相的进一步发展,即将不定中显露不定与秘密不定开而为二,合顿、渐两教而为四教。显露不定又称“不定教”,秘密不定又称“秘密教”,两者的区别在于,佛以一音说法,“同听异闻,互不相知,名秘密教;同听异闻,彼彼相知,名不定教”(《天台八教大意》),这里顿、渐两教也不再单纯从教相上分判,而是主要就“五时”立言,即以《华严》为顿,《阿含》、《方等》、《般若》为渐,《法华》、《涅盘》为非顿非渐。

什么是五时八教

如果说“化仪四教”是治病的药方,那么藏、通、别、圆的“化法四教”就是实际的药味;据佛陀化导众生的内容而言。“藏教”,以《阿含》为主的小乘经、律、论三藏,以小乘为对象,傍化菩萨,以生灭四谛为教理,认为有苦可舍、有集可断、有道可修、有灭可证,在观法上则是通过析空观,断见、思二惑,证得偏空之理而人于无余涅盘。“通教”,通前藏教,通后别圆,为三乘共禀,其经典以《般若》为主,亦包括大乘《方等》类经典;此教以菩萨为对象,傍通二乘,以缘起性空的无生四谛为教理,认为诸法如幻如化,当体即空,故四谛生即无生,在观法上则是通过体空观,由假人空,是大乘的初门。“别教”,不共二乘、专为菩萨所说的法门,以因缘假名的无量四谛为教理,在观法上则由空人假,进一步认识四谛的无量行相,上根之人,还能因此由假人中,不过,由于三谛隔别而观,即它是“次第三观”而非圆顿的“一心三观”,因此所见证的是与空、假不融的“但中之理”。“圆教”,以不可思议的无作四谛为教理,所谓“阴入皆如,无苦可舍;无明尘劳即是菩提,无集可断;边邪皆中正,无道可修;生死即涅盘,无灭可证”,它以圆顿的“一心三观”为观法,所见证的是即空即假即中的性具实相。

在智顗看来,《法华》原始终要中,唯论如来设教之大纲是最圆满、最究竟的法门,畅如来出世之本怀,开示真实一乘,故能遍摄一切众生,而其他佛典都是化导不同众生的方便权说,具有不同的教相。智顗的判教在全面安排与系统调整各类佛经的基础上,突出了《法华经》的崇高地位。

...查看更多
五时八教指的是什么

在佛教修行时,师兄不但要领悟佛法中的道理,也要对五时八教有一个了解。五时八教在佛门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它所包含的内容也很深。只是有些师兄对五时八教并不熟悉,所以也不知道五时八教指的是什么?为了对这个问题有个了解,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的讲解吧!

五时八教指的是什么

五时是:

初时,说华严(释迦如来,成道之初,于三七日中,体察法界实相。此时的教法,如日初出,先照高山,二乘无闻)

第二时,说阿含(阿含,此云无比法。有《长阿含》《中阿含》《杂阿含》《增一阿含》四者之名。此时的教法,度化外道与小乘)

第三时,说方等(弹偏折小,叹大褒圆,四教俱说,引小向大。藏为半字,通、别、圆为满字。对半说满,故言对教。说《净名》、《金光明》等经)

第四时,说般若(遮有形事相,显空性理体。此时的教法,不说藏教,唯说般若诸经)

第五时,说法华、涅槃(会三归一,转教付财,契入非小非大、非渐非顿、本来如是之境,与初时华严,首尾相应)

五时八教指的是什么

八教是:

一、化仪四教:指顿教、渐教、秘密教、不定教,乃就佛教化之形式与方法分类而成。

1、顿教:指对大机直施佛自证之法,不用诱引方便,如《华严经》的说教即是。(直显真实之教)

2、渐教:谓由浅及深,次第诱引,阿含、方等、般若三时期即是。(由浅入深之教)

3、秘密教:谓佛以神力对受化的彼人此人,隐秘地令得各别之法,彼人此人共闻佛之一音,而不知彼此所得之法。(因人而宜之教)

4、不定教:谓受化的众生虽同坐一席,然随各人根机之不同,所体悟之教法亦不一定。前二种化仪是竖的化仪,后二种是横的化仪。(一音异解之教)

五时八教指的是什么

二、化法四教:指藏教、通教、别教、圆教,乃就佛化益的内容分类而成。故化仪譬如药方,化法譬如药味。

5、藏教:说但空之理,令证二乘小果的教说。(声闻、缘觉之教)

6、通教:说通同三乘之因果,其理虽是但空,但含中理(即不但空),令钝根与藏教同证其果,利根则转入别圆二教。(声闻、缘觉、菩萨共通之教)

7、别教:说但中之理,令修次第三观,证十二品断之佛果。(不共二乘,独为菩萨所说之教)

8、圆教:说不但中之理,令修圆融三观,证四十二品断之佛果。(佛陀内证的实相之教——不论迷悟,生佛一如)

...查看更多
五时是哪几时

在佛教修行的师兄对五时都有一定了解,它是判教用语, 是判定释尊一生说法的五个阶段。但这五个阶段只有修行时间长的师兄才有一定了解,而对刚开始修佛学的师兄它是陌生的,所以这些师兄想知道五时是哪几时?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的回答吧!

五时是哪几时

(1)华严时︰指佛初成道时,于三七(二十一日)间,阐说《华严经》的时期。‘华严时’系依所说经题而立名,其所说之法既示圆教,兼示别教,谓‘圆兼一别’,乃对大菩萨众及大乘根熟之凡夫(即别圆大机)所说。自佛之化意来说,是佛向钝根机类拟自证之佛慧,试其是否适合而说,故依拟机之宜乐,此期称作拟宜时。结果,其机如聋,如哑,未更发大乘之机。

(2)阿含时(鹿苑时)︰谓继华严时之后,十二年间,于十六大国说小乘四阿含经之时期。因其最初说法处在鹿野苑,故又作鹿苑时。今称阿含时,是从经立名。此时所说之法,仅限于三藏教。从佛化众之立意来说,此时之教法,系为诱引不堪大化之机类而说,故又称诱引时。

(3)方等时︰谓阿含时之后八年间,说示大乘《维摩》、《思益》、《楞伽》、《楞严》、《金光明》、《胜鬘》等经典的时期。此时教法并说藏、通、别、圆四教,乃释尊为诃责于阿含时得小乘证果,而执其所证与佛相同之人,令其兴起耻小慕大之念而说,故从佛之化意来说,此时又称弹诃时。

又,‘方等时’之名,《四教仪备释》释云(卍续102·142下)︰‘四教并谈,曰方;四机普益,曰等。’盖此亦依经题而立,因方等是大乘经之通名。乃阿含之后,初说大乘经之时,故特以‘方等’为名。

五时是哪几时

(4)般若时︰谓方等时后二十二年间,说《摩诃般若》等诸部般若经典之时期,亦依所说经名而称般若时。其教法说示别、圆二教,兼说通教。从佛的化意来说,系为淘汰由前时所说而引起之大小别见情执,而说一切法空之时期,故又称淘汰时。

(5)法华涅盘时︰由于前四时,四十余年之调停方便,众生根机逐渐纯熟,释尊为使彼等入佛知见,在最后八年间,说示《法华经》,更于涅盘之际,在一日一夜间,宣说《涅盘经》。其所说之法乃纯圆独妙之教,此圆与前四时所说之圆不同,但其体无别。前四时所说之圆是相对于藏、通、别之圆,此时的圆是开会前四时之二乘、三乘之权法,而显真实之圆,即开显之圆。由此说示,二乘小机开会得入一佛乘,佛之化意至此圆满,故此时又作开会时。

五时是哪几时

以上之五时判教,乃本《法华经》〈信解品〉之长者穷子喻、《华严经》〈宝王如来性起品〉之日光三照及《涅盘经》〈圣行品〉之五味相生之说而成。‘法华穷子喻’以旁追、二诱、体信、领知、付业五段详明五时调机入实之次第。‘华严日光三照’以日出照高山、幽谷、平地之次第(平地又别为食时、禺中、正中三时)喻示五时。‘涅盘五味’以乳、酪、生酥、熟酥、醍醐五味之相生示五时。

...查看更多
五时说法的意思是什么

佛门中的每一句都是有智慧,有道理的,所以师兄在了解五时说法时一定要认真进行,这样对五时说法才会有认识。但因为五时说法不太容易理解,所以有些师兄想知道五时说法的意思是什么?为了对这方面有个了解,接下来一起看看相关的介绍吧!

五时说法的意思是什么

佛陀的教化是契机契理之教。佛一生说法四十九年,顺应众生不同的根机和时机,所说法的侧重点不同,分为五个阶段,名为“五时”。

第一华严时:佛陀成道最初之三七日间,说‘华严经’如日照高山,当时说教内容:是正说圆教兼说别教,而说法对象是别教大菩萨众。从佛陀教化意义:乃佛陀自内证之佛慧,拟试众生根机能否适应,故又称拟宜时;从教学顺序说:即于初从牛挤出之乳味。‘华严经’有前分与后分之别,前分是三七日之说法,不含声闻在内;后分是“入法界品”,则有舍利弗等大声闻在内。但此时说法,虽有声闻皆如聋若哑,未能收化益效果!

第二鹿苑时:是指佛陀说‘华严经’后十二年间,于十六大国说小乘四阿含,如日照幽谷。佛陀最初说法场所在鹿野苑,故又称鹿苑时;更取所说经名,故亦称阿含时。此期所说对象,仅为小乘法(即三藏教)。从佛陀教化之意义:是以根机较浅者为对象而诱导,故又称诱引时;在教学顺序上,此期譬喻为酪味。

五时说法的意思是什么

第三方等时:鹿苑时之后八年间,说‘维摩’‘思益’‘胜鬘’等,大乘经典时,如日照平地(食时)。此时之教法并说藏、通、别、圆四教,为破第二时得小乘浅证,认为与佛深证同之我执偏见。其中所说斥小叹大(斥责小乘而赞叹大乘)、弹偏褒圆(弹诃偏教而褒扬圆教)之意,乃欲启发小乘人,生起耻小慕大(耻小乘,尊大乘)之心。若从佛陀教化意义,此期称为弹诃时(诃责小乘);在教学顺序上,则喻为生酥味。又“方等”为大乘经之通称,此时为初说大乘经时期,故亦称方等时。

第四般若时:指方等时后二十二年间,说诸‘般若经’之时,故依经名而立名,如日照禺中(巳时)。此时所说教法,在内容上为通、别、圆三教。从佛陀教化义,此时为淘汰大小乘分别偏执,说诸法皆空,融合大小乘于一味,故称为淘汰时;在教学顺序上,喻为熟酥味。此时期乃佛陀为须菩提尊者等说般若,令其仰慕大乘!且由二乘更进至大乘中之妙空,故称般若转教;以此能消除法上区别,故亦称法开会。其中,除阐示通教消极之体空(共般若,为三乘共学)外,亦明别圆二教积极之不空中道理(不共般若,为菩萨所学)。

五时说法的意思是什么

第五法华、涅槃时:为使受教者之能力进至最高境界,证入佛知见之时,约于佛陀在最后八年间说‘法华经’,与入涅槃前,一日一夜说‘涅槃经’之时期,如日轮当午。此时所说教法,纯系妙满之圆教!即会通前四时浅劣方便教,并彰显真实开显圆教为旨趣!从佛陀教化之意义,此不止于理论上之法开会,乃是实际令一切皆证入之人开会;在教学顺序上,称为醍醐味。‘法华经’与‘涅槃经’关系在显扬毕竟一(佛)乘!

...查看更多
结语

天台宗把释如来所说的经教,划分为五个不同的时期,称为五时教,就是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五时的名称都是佛经的名称,主张佛陀所说的经教不出这五个时期范略,所以叫五时。